您好!欢迎来到中享网
关注我们
扫码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手机扫描直接访问
  • 客服电话
    点击联系客服

    在线时间:9:00-18:00

    合作电话

    18987275712

    电子邮件

    314562380@qq.com
  • APP下载

    扫描下载APP

    随时随地掌握热门动态
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写分享网微信公众号

  • 资讯

  • 新闻
  • 商业
  • 科技
  • 财经
  • 金融
  • 娱乐
  • 明星
  • 生活
  • 家居
  • 体育
  • 时尚
  • 旅游
  • 游戏
  • 房产
  • 汽车
  • 教育
  • 美食
  • 食品
  • 健康
  • 女性
  • 育儿
  • 美容
  • 男人
  • 微商
  • 创业
  • 创新
  • 电商
  • 影视
  • 人物
  • 营销
  • 网红
  • 文案
  • 社会
  • 直播
  • 文学

  • 正能量
  • 为人处事
  • 工作感悟
  • 人生感悟
  • 心情说说
  • 情感攻略
  • 名人名言
  • 感悟生命
  • 意甲万博manbetx图片
  • 心情图片
  • 爱情图片
  • 情感图片
  • 意甲万博manbetx故事
  • 情感故事
  • 发稿必看
  • 投广告
  • 一夜孽情 曾经的甜蜜只是一个短暂的春梦

      夜,死一般的寂静,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感觉头顶的日光灯那么刺眼,四周是一片清冷的白墙。我下意识地抬起手,想遮住眼睛。“小青,你终于醒了!”耳边,响起妈妈熟悉的声音。我终于醒了?难道我睡了很久吗?我有些迷惑地望着妈妈。仿佛一夜之间,妈妈苍老了许多,眼睛肿肿的,显然哭过。“可怜的孩子,你忘了吗?这是在医院,你出了车祸,已经整整昏迷了两天两夜,把我和你爸急死了。你总算醒过来了,这也是不幸的万幸……”妈妈温柔地摸了摸我的脸。
     
      我刚想坐起身,却觉得右脚一阵刺骨的疼痛,这让我突然想起发生的一切……
     
      出事的当天晚上,我在公司加班核对账目,10点多钟,我终于忙完了手头的工作。正准备回家的时候,同事闻健热心地提议,请我一起去吃夜宵。累了一天,晚餐也只是泡了杯方便面,我正想放松一下,于是欣然答应。我知道,闻健喜欢我,虽然他不好意思表白,但我能感觉到他对我非比寻常的关心。就拿今天晚上说吧,他根本就不必加班,却磨磨蹭蹭到现在,我知道,他是想陪我。
     
      闻健带我去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大排档,很热闹,我很开心,和他有说有笑。几杯啤酒下肚,闻健脸红红地问我:“小青,你这么漂亮,一定有许多男孩子追吧!不知道将来谁有福气娶到你?”我笑着说:“那你呢,你喜欢我吗?”
     
      “当然了,你不会笑话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。我不够帅,又没有钱,你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呢?”闻健的声音充满伤感。我的心里涌起小小的甜蜜,其实,我是喜欢闻健的,他温柔细心,工作能力也很强,只是,女孩子的矜持让我把那份喜欢偷偷藏在心里。现在,既然闻健提起这个话题,我索性就把窗户纸捅开,“我觉得找男朋友,不是找饭票,关键要看有没有感情,只要对方人品好,有责任感和上进心就行了。”
     
      闻健激动极了,大着胆子握住了我的手,我没有拒绝。也许是高兴吧,闻健喝得有点多,我几次劝他,他都没理会,说要庆祝一下。结果,他骑着摩托车送我回家途中出了车祸……
     
      一想到闻健,我的心抽紧了,他怎么没出现,莫非他……我不敢往下想,连忙问妈妈。妈妈说,闻健只受了点皮外伤,已经出院了。我稍稍心安了点。我醒后,直到第三天,闻健才出现,在病床前,他不停地对我说“对不起”,他一定会对我负责任的。
     
    一夜孽情 曾经的甜蜜只是一个短暂的春梦
     
      可当我伤愈出院时,闻健得知,我的右脚落下了永久的残疾,他退却了。
     
      那一年,我才21岁。平生第一次,我喜欢上一个人,然而,我的爱情尚未真正开始就已经画上句号,留给我的,只有一条残疾的腿和一颗破碎的心。
     
      遭遇如此劫难,我消沉下去。我辞去了工作,因为不想再看见闻健,触景伤情。我终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暗自垂泪。见我一天比一天消瘦,爸妈心疼不已,他们决定为我张罗一门亲事,好让我尽快走出人生的低谷。第一次见到东强,那个后来成为我前夫的男人,我并没有什么感觉,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。然而,爸妈却对东强极为满意,也许他们认为,一个长相尚可、工作尚可的男人,不嫌弃我,已经是我的造化了。
     
      就这样,22岁的我匆匆嫁为人妻。真正和东强生活在一起后,我对这桩草率的婚事后悔不已。东强文化程度不高,性格暴躁,为人粗鲁,有时我们为一点小事起争执,他会毫不留情地对我动手。次数多了,我对身体的疼痛已经麻木了,可心里的伤口却一直在滴血。我向妈妈诉苦,想结束这段不幸的婚姻,可妈妈总劝我:“孩子忍忍吧,男人嘛哪有几个脾气好的?夫妻过日子哪有不磕磕碰碰的,等你们有了孩子会好起来的……”
     
      然而,女儿的诞生并没有改变我的处境,东强仍然动辄打骂我。更让我伤心的是,女儿刚刚一岁的时候,他有了外遇。在无休止地争吵了两年后,我还是和他离了,女儿判给了东强。我舍不得女儿,可我也知道,我没有能力给女儿更好的生活。因为爱女儿,所以我选择了含泪放弃她。
     
      离婚后,我过得很艰难,我不愿意搬回娘家,怕听爸妈的叹息。在朋友的帮助下,我在一家小公司找到了工作,总算有了生活来源。我有了新的生活圈子,有了新的朋友,生活一天天好起来,我又开始会笑了。只是,晚上回到租住的小屋,一个人形影相吊,寂寞如潮水无边无际袭来。
     
      偶尔回家,妈妈总是关切地问我,有没有遇到合适的对象,如果有还是再成个家。朋友们也鼓励我,说我还这么年轻,不应该一辈子就这么孤孤单单过下去。
     
      和我离婚后,东强很快就再娶了,我曾经担心那个叫秋的女人对我女儿不好。一次,我接女儿出去玩,偷偷问女儿:“阿姨对你好不好,有没有打你?”女儿用稚嫩的声音说:“她不是阿姨,爸爸说了,她也是我的妈妈。秋妈妈很疼我,给我买好吃的,还给我买芭比娃娃……”
     
      女儿的话让我既欣慰,又有几许失落。知道女儿过得好,我也放心了,朋友们说的有道理:东强辜负了我,是他的错,我没有必要为别人的错误而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。那一刻,我决定,要勇敢地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     
      我开始了频繁的相亲,每次我都抱着希望,然而每次我都失望了。看见我的脸,那些男人都像捡到一块宝;可一看见我的脚,个个闪得比兔子还快……我好不容易才重新建立的一点自信心渐渐被消磨殆尽。直到今年1月,我遇到了建申。建申35岁,经营一家小有名气的公司,资产千万,离婚5年了,身边有一个儿子。起初,我们只是通过电话联系,彼此没有见面。电话里,建申的声音富有磁性,令我怦然心动。不过那个时候,我并不知道他是个事业有成的大老板。直到相识两个月后,一天,我和他在网上碰到了。他提议和我视频聊天,也算是“见个面”吧。我同意了,显然,建申对我的相貌很满意,而我也很欣赏建申,他看起来温文尔雅,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。
     
      那天,我和建申聊了很久,他告诉了我他的真实情况。得知建申的条件那么优越,我更不自信了。我坦白对他说:“我不想隐瞒你,我是一个受过感情伤害的女人,而且我的一条腿有轻微残疾,不过不影响生活。如果你能接受,我们就继续交往下去;如果你不能接受,那我们就不必见面,我输不起第二次了……”
     
      建申真诚地说:“我看重的是一个人的内在美,通过这段时间的交谈,我觉得你是个善良的女人,当然你也很漂亮。如果我仅仅是想找个美女,那身边太多太多了。”我感动极了,觉得自己太幸运了,遇上一个这么好的男人。
     
      第二天傍晚,建申突然打来电话,说他一个多年不见的好朋友来武汉了,他们正在酒店吃饭,希望我能赶去。我心里很高兴,他既然要把我介绍给他的朋友,那说明他已经认可了我们的关系。那天,送走他的朋友后,天已经很晚了,他突然对我说:“这么晚了,不如找个宾馆休息吧!”
     
      我当然明白建申的意思,认真地说:“我说过,我玩不起感情,如果你只是想找个女人玩玩,对不起,你找错人了。”“你别误会,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吗?”建申诚恳地说,“这样吧,我带你去我家认个门,那里将来也是你的家。”
     
      幸福来得太迅速,我一阵眩晕。跟着建申到了他家,我这才发现,偌大的复式楼里,只有他一个人。那晚,我留下来了……
     
      然而,一夜温存后,建申就变了。第二天早上起床后,他说自己公司还有事,匆匆把我送回家。那之后,他再也不主动联系我,我打电话,他要么不接,要么干脆关机。一周后,他终于接了我的电话,却对我说,“我们之间发展得太快了,给我一点时间慢慢适应。”
     
      时间一天天流逝,建申彻底消失在我的生活里。难道,曾经的甜蜜只是一个短暂的春梦吗?
   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    请发表评论

    全部评论

    相关阅读

  • 婆媳相处的3大攻心术
    zxw88
    2020-04-09
  • 灰姑娘当心婆媳关系
    zxw88
    2020-04-13
  • 粉丝0 阅读149 回复0
    上一篇:
    收个干女儿 我和干女儿的性爱故事发布时间:2020-04-10
    下一篇:
    丈夫突然要离婚,连出轨也面不改色告诉我发布时间:2020-04-11